张维迎:创新不需要产业政策,要让企业家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2020-03-26 04:15 来源:未知

一、技术本身是否可行是不确定的。举个例子,200多年前,英国企业家威尔金森提出用铁制造船,在那之前都是木船,比水重的东西能不能漂在水上这是不知道的,当他提出这个观点的时候,99.9%的人全反对,所以他被认为是一个疯子。

“创新是不确定的,所以不会达成共识,如果大多数人认为是对的,达成共识,那就不叫创新。”张维迎表示,“如果真的有共识,也不需要产业政策。”

我还强调的一点是我们不能用一种相反的东西来论证,如果我们一开始制造了冤假错案,我们再平反冤假错案,不能证明没有你就不能平反冤假错案,也不能证明没有你就没有冤假错案。

张维迎还强调,产业政策的自我证成不能意味产业政策是对的,比如新能源汽车。现在对新能源汽车有各种补贴,如果到2050年,政府鼓励电动车,禁止使用燃油车,这样燃油车可能会消失。但是利用政府政策来达成目标并不能说明鼓励电动车的政策是正确的,也许在这个过程中会错过一些更加创新的技术和机制。

分别解释这四个方面:

此外,张维迎对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做了区分,他认为,市场经济的基本特征是分散决策,企业家“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计划经济的基本特点是集中决策,政府说了算,但是无论计划经济还是市场经济,决策者都会犯错误。区别在于市场本身就是一个纠错机制,比如,任何一个企业家犯的错误都会成为其他企业家赚钱的机会。

由这四个方面的不确定性,给我们带来产业政策悖论,当我们制定一个产业政策时,我们是以某种共识的存在和创新的可预期性为前提。按照定义,创新是不确定的,不确定性意味着创新没有共识,不可预测。

搜狐智库讯 2月23日,著名经济学家张维迎出席“2019中国发展高层论坛热点前瞻沙龙”,并就当前产业政策面临的挑战发表观点。张维迎表示,如果产业政策以某种共识和可预测性为前提,那么不确定性意味着创新是没有共识的,不需要产业政策来发挥作用。张维迎还认为,产业政策的自我证成不一定意味着产业政策是成功的,关键还是要企业家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现在大家有一些对产业政策定义太宽,几乎所有政府都叫产业政策,我觉得这个是值得讨论的,不太容易聚焦。当然了,产业政策转变比不转变好。像过去那样的产业政策带来的伤害是很大的,减少伤害也是一种进步。我刚才讲的东西,并不是说不适合,我只是针对高新技术。王勇讲的很清楚,那些产业更没有必要制定产业政策。

原标题:张维迎:创新不需要产业政策,要让企业家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四、制度和文化方面的不确定性。创新是创造性破坏,创造性破坏就一定会使得一些利益受到损害,这些利益受到损害的人就会尽一切努力来阻止这种新技术的出现,有一位技术专家曾经讲过这样的话,他说任何一个创新其实遇到的朋友很少,敌人很多。所以他们非常的难。

第三,相关创新的不确定性,比如互补技术。举个例子,计算机上的晶体管和集成电路,如果没有这两个技术,计算机也不会发明;第四,制度和文化导致的不确定性。创新是创造性破坏,创新会导致一些人的利益受损,其中一些输家可能会抵制创新。

举一个例子,聪明如爱迪生这样的人也犯了两个错误,他认为交流电会赢,最后证明直流电赢了。燃油车和电动车竞争,他认为电动车会赢,实际上他也错了,燃油车赢了。为什么聪明的人也会出现错误,是因为创新面临非常大的不确定性。

张维迎称,创新有四个不确定性:第一,技术上的不确定性;第二,商业上的不确定性,即使技术可行,但能否商业化普及仍是问题;

说到产业政策,目前的认识有误区。我们假定创新是可以预测,当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预测的。有一部分人特别聪明,政府官员、专家学者也可能是企业家,他们能够知道未来应该发展什么,并且就这样一个前景达成共识。我们认为基于这样的产业政策,就是正确的。

如果再进一步,政府出台一个政策,这个政策说任何人如果你养了非狐狸的动物,就会受到严厉的惩罚,那么养狐狸产业就可以变为了最大的养殖产业。但是这不能证明养狐狸这个政策是对的。这就是我讲的一个产业政策自我证成,但不能证明它是对的。这是有针对性的。

反过来,如果一个东西大家可以达成共识,所有的人,大部分人认为是对的,它已经不再是创新了。同样,我们可以讲,如果一个东西能够达成共识的话,我们也不需要产业政策,因为达成共识的事情我相信大部分人都会自觉做,有利可图,就不需要我们专门出台这个产业政策了。

张维迎认为在一定条件下是可能的,他说:如果有一部分人特别聪明的人,例如政府官员、专家学者也可能是企业家,他们能够知道未来应该发展什么,他们就这样一个前景达成共识。基于这样的产业政策,就是正确的。

这样一个原因,使得计划经济包括产业政策,所有的这些决策,最后给我们的社会带来的负面的东西也更多。所以我们要想让技术得到有效的发展,真正变为一个社会的创新,一个社会的创新我们是要让企业家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然后通过市场竞争筛选什么样的技术、什么样的产品、什么样的产业是最有前途的。

为什么?如果大部分人都看得清楚的事情,企业家里一定就有人看的比大家更清楚。比如说,中国过去那些各种技术的引进,企业家是削尖脑袋在改变。从最简单的乡镇企业粗制滥造的落后方式,到很现代化的工厂,不是政府要求变的,只要你不阻止,他都会引进,恰恰政府引进的一些东西反而出了大问题。

传统新型的产业给产业政策提供不了帮助,只能提供误导,老的产业,只要让企业家做,那么它自然有办法也有积极性做好这个事情。王勇所说的有为政府其实我更喜欢周其仁所说的话,降低制度成本,政府只有不用政策法律的办法阻碍企业家做事,这个企业家就会发展出我们根本想象不到的那些东西,所有的企业家出国考察都会得到很多东西。

新浪财经讯 2月23日消息,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张维迎出席2019年中国发展高层论坛热点前瞻沙龙第二期:产业政策的制定与治理创新,并谈到了产业政策对于提升技术进步和创新的作用。

市场与计划的区别。简单来说,市场经济是分散的,企业家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计划经济是集中决策,有一批聪明人,专家他们制定一些计划,政府说了算。

说到产业政策,目前的认识有认识论的误区。张维迎认为,现在大家对产业政策的定义太宽,几乎所有政府都叫产业政策,我觉得这个是值得讨论的,不太容易聚焦。

责任编辑:谢长杉

乔布斯在1975年创办了苹果,1985年他被赶下台了,为什么被赶下台,就是因为栽在电脑上,商业上卖得不好,他遭到了董事会全体的批评否决,最后被赶下了台。

产业政策是否有助于创新?

最近我们看到了空客A380大型客机,技术上没有问题,而且上了一百多架,但是空客已经停止再生产这种飞机,为什么,因为在商业上是没有价值的。

同样,我们知道最近比较多的例子,像英国的协和式飞机,速度非常快,技术上证明是可行的,但是最后在商业上失败了。

千亿qy966,张维迎:我的题目是从创新的不确定性看产业政策面临的挑战。首先声明一点,我讲的产业政策有严格的定义,任何普惠性的政策不能叫产业政策。另外,我今天讲的产业政策,其目的是提升技术进步和创新,如果在收入分配或者地区发展平衡等等这些方面的政策,也不在我讨论的范围之内。

另外一个有名的例子就是激光,1960年贝尔实验室发明激光之后,他们的法律专家,专利事务的法律专家都主张不要申请专利,因为这个对于他们ATM没有什么商业机会。激光什么时候变得有商业价值呢?1976年康宁公司生产出了高透明的玻璃,激光根据这个玻璃就产生了我们今天讲的光纤,由此替代了原来的铜线缆,使得4G、5G成为可能,如果没有玻璃技术大的创新,这个激光就没有多大的商业可能,现在,激光可以说是无处不在,包括讲课我们也需要用到激光。燃油车和电动车的变化也是这样的,发动机的进步,包括传输装置以及汽油改进非常重要,如果没有这些进步燃油车要替代电动车也可能非常的难。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千亿qy966发布于政策,转载请注明出处:张维迎:创新不需要产业政策,要让企业家八仙过海各显神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