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亿qy966】广东佛山九江镇“数鱼花”尽活踩上申遗路

2020-01-20 05:37 来源:未知

500)this.width=500" src=upload/news/n2017102712032347.jpg>关振如和儿子关亮平在鱼塘里察看鱼花的生长情况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陈枫恋恋鱼花 潋滟西江 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九江镇上西村,秋日的暖阳刚刚扫走了清晨的一丝凉意。由于不是培育鱼苗的季节,64岁的关振如早早地巡察了一圈鱼塘,在确认鱼塘中的黄骨鱼鱼苗健康无恙后,悠然地回到了家中。公司已经上了轨道,忙乎了大半辈子的关振如,现在生活富足,也乐得清闲。 46岁前,年轻的关振如开始接触九江鱼花传统养殖技艺,掌握到了独门的“核心技术”,后来这门技艺成了南海区的非遗项目,他也成了最“年轻”的传承人。时光荏苒,渔场孵化代替了江河捕捞,九江鱼花的传统养殖技艺渐渐失去其市场价值,对于这门独门技艺的式微,关振如也非常坦然地对待,他希望可以通过影视作品、文字和图片的记录,将一代人的回忆完整地保存下来。 忆当年:轮班捞鱼花 所谓“鱼花”,是指刚刚从鱼卵孵化出来的鱼苗。早在500多年前,九江人便开始在西江捞鱼花,从鱼花的捕捞、运输、分辨、养殖,无不凝聚着九江劳动人民的智慧。 清朝《广东新语记载》:鱼花,细如针,一勺辄千万,唯九江人能辨之。由此可见,辨鱼花的技艺是九江的“独门”技艺。 时间回到20世纪70年代初,刚满18岁的关振如,在南海九江上西西山三队工作。每年农历三月至七月,他就会跟着师傅在西江边打捞鱼花。当时村里四人一组,24小时轮班捞鱼花。“吃在那睡在那,根本就不知道休息是什么。” 慢慢地,他自己就总结出一套打捞鱼花的“理论”。捕捞鱼花时,他们会将特制的半月形竹箩放于江边。“要挑水顺的地方,不能有旋涡,挑好了地方竹箩很快便会有大量鱼花。”关振如说。 西江的鱼会在上游河段产卵,约5天后鱼卵顺江而下,来到九江河段,江水翻滚使鱼卵孵化出来,成为鱼花。之所以要集中在这五个月捕捞鱼花,是因为这个时期雨水较为充沛,江水上涨。“一场洪水一处苗。”关振如说,一旦错过了一场洪水,就只能等下一次机会。 考技术:辨鱼有秘诀 关振如说,那时没有汽车,他们只能靠担挑,将100多斤重的木桶挑回3公里外的生产队里。同时因为没有增氧设备,挑担的过程也要特别讲究。他们的力度要拿捏得恰到好处,使桶中的水不断抖动抛起,增加水中的含氧量,同时又不能有水抖落在地上,因为每抖落一摊水,就会有成千上万的鱼花一起被抛到桶外。 从西江捕捞上来的鱼花种类混杂,如不及时分开,鱼花之间会相克,影响存活率。将不同种类、细如针的鱼花分类的“撇花”技术,可以说是九江传统鱼花技艺的“核心技术”之一。 “将清水倒入鱼花之中,各个种类的鱼花会因为受氧量的不同,分层游动。”关振如表示,一般来说,最底层的是鲮鱼,中间的是鲩鱼,偏上的是鳙鱼(俗称大头鱼)、鲢鱼(俗称鳊鱼),最顶层的是其他杂鱼。 实际操作过来,并非听上去那么简单。比如说,加水的速度要根据天气的好坏、水中含氧量的高低、鱼花浮沉的速度来加以控制,鲩鱼需要通过“响水”(轻搅水面)来加速其分层。一般来说,准确率要达90%以上,才勉强算是及格。 创业路:开办孵化场 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开始有人把从鱼塘里捕捞到的母鱼、公鱼放进鱼池里,再给母鱼打催产针孵化鱼花,古老的江河捕捞技艺逐渐被取代。80年代末,关振如开始了自己的创业之路,开办渔场孵化鱼花。500)this.width=500" src=upload/news/2017102712050578.jpg>细小的黄骨鱼鱼花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陈枫    “那时每天要给1000多斤的鱼打催产针,一打就是三四个小时。”关振如说,打完之后,他们又要等七个小时左右,待产卵池里收集到满满的鱼卵,又要将鱼卵分开到各个鱼池里,以防其孵化后缺氧。他们经常是一家人齐“上阵”,从早上五六点一直在渔场干到晚上12点才离开。 关振如曾经尝试养殖加州鲈鱼、桂花鱼等新品种的鱼苗,由于质量上乘,鱼苗一上市就被抢购一空,客户遍布全国各地。在这过程中,关振如虽然也有桂花鱼苗生病损失的经历,但是因为有业内早已建立起非常良好的口碑,关振如很快便渡过了难关。 目前,关振如的养殖公司已经有140亩左右的鱼塘和1500平方米的鱼苗孵化和培育车间,鱼苗的年产量达2亿尾。关振如的三个儿子也已接手公司的经营管理,他在公司中更多是担当“技术顾问”,用自己的经验评估鱼苗的健康状态。家中有七个孙子,五个男孙、两个女孙,弄孙为乐现在反倒成了他的“主业”。 两代人: 进取与守业 相互找平衡 今年34岁的大儿子关发平,从17岁开始就已经为父亲打理这盘“家族生意”。与关振如严谨沉稳的性格不一样,关发平更加外向,而且敢于创新。两代人之间,经营的理念会时常出现分歧。 2014年,在关发平的主张下,振如鱼苗养殖有限公司成立。而在公司成立之前,关振如本人是不太看好的。“老一辈的观念就是够做就行,但是我觉得我们更应该有危机感,把企业做大做强,才能跟得上时代的节奏不被淘汰。”关发平说,成立公司一来是可以享受国家补贴的支持,二来是可以主动接受政府部门监管,也给客户更多的信心。 关发平的长远规划是,将公司下面的渔场,从鱼塘传统养殖,进化到“工业化养殖”。 年轻人总是愿意尝试新鲜的事物,关发平也是一样。“我看到一个新品种,会非常想去尝试。”关发平说,今年8月份,他开始引进墨瑞雪鱼进行试养。这种来自澳大利亚的新鱼种对水质的要求特别高,但是市场上的货量非常小,每斤成鱼还能卖出60元的高价。关发平说,他如果试养成功后,就会利用种鱼生产鱼花,让附近的养殖户养殖。 最近,关发平还投入10多万元,并划出了一个鱼塘,试验他从外国学来的“循环水系统”。“我觉得环保是大势所趋,一旦有政策下来时,我们就有优势。一两年内,我的试验是成功还是失败,应该就会有结果。” 难觅传承人 记忆存于心 九江鱼花传统养殖技艺已经在2012年时,被列入南海区第四批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名录,关振如后来也成为了九江鱼花的三名非遗传承人之一。 对于父亲的辨鱼花技术,关发平从来都是赞不绝口。“他可以肉眼将四大家鱼的鱼花分开,我根本都分不清是什么鱼。”不过,关发平也表示,现在都是渔场养殖,辨鱼花已经显得作用不大,他自己也不会专门去学这门技艺。 “戴上老花镜,我还是能将不同的鱼花区分开来的。”关振如心里也知道,其实他再无后继之人。 不过,关振如对此很看得开。现在江河里的鱼花少了,根本成不了产业,所以这门手艺渐渐失传,应该说也是情理当中。“鱼花更代表着的是一种文化,即使没有后辈愿意学,我们就应该通过系统的记录,来留住九江人的这段记忆。”在南海区摄制的《九江鱼花》以及凤凰卫视摄制的《知止·九江鱼花》这两部纪录片中,关振如是主角之一,在摄像机下,他亲力亲为为年轻一代讲解鱼花的传统的技艺。(刘艺明) 

千亿qy966 1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千亿qy966发布于养殖业,转载请注明出处:【千亿qy966】广东佛山九江镇“数鱼花”尽活踩上申遗路